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輕聲說道:“傅總,我敬你。傅星洲眼眸不抬,不慌不忙地從煙盒裡了煙出來,旁邊的人忙幫他點上火。他漫不經心地著煙,看都不看葉晨汐一眼。傅星洲不應話,葉晨汐舉著酒杯的雙手就這麼停在半空中,收也不是,不收也不是。像個雕塑一樣站著一不,沒人給遞個臺階,更沒人出聲為解圍,大家都像看笑話似的等著看怎麼應對。葉晨汐的臉頃刻間就漲得通紅,在一屋子人戲謔的目注視下,覺得自己就像被剝了服般抬不起頭來。輕抿雙,手微微發抖...葉晨汐坐在煙霧繚繞的vip豪華包廂裡,眼睛被熏得淚水都快流出來了,卻不得不繼續忍著。

“小葉,你來敬傅總一杯。”旁邊大腹便便的部門經理錢振軒出聲說道。

錢振軒在來之前就不止一次地強調今晚的客人如何如何重要,暗示一定要討好今晚的客人,甚至表示實習結束是否能轉正就看今晚的表現了。

今晚這位的難伺候是出了名的,整個部門雖然有那麼多的員工,錢振軒卻獨獨挑了葉晨汐一人來陪酒,就是看中容貌出眾,希能博君一笑。

葉晨汐端著酒杯的手卻遲遲舉不起來,不是不明白錢振軒的意思,隻是始終過不了自己心裡那關,而且這杯酒端出去,對麵的人也不見得會喝。ωWW.166xs.cc

沒想到會這麼快就會遇上職場潛規則,更沒想到-第一個遇上的人會是他,對他曲意逢迎實在讓覺得無地自容,更何況是眾目睽睽之下。

葉晨汐快速地瞥了對麵的男人一眼,男人穿著一件黑襯衫,領口微微敞開,出他的鎖骨,更襯得下頜線分明的臉部廓俊異常,一雙眼睛像黑曜石一樣,讓人隻要看一眼就再也轉不開視線。

他隻是慵懶地往那一坐,渾上下就自然散發著一與生俱來的強大的霸道氣息,讓人又害怕又迷。

隻是這個人不包括葉晨汐,就算原先對他有任何一點點的遐想,也早就在這一年來被他的冷漠無給沖散得一乾二凈了。

傅星洲玩味地看著葉晨汐,角勾起一嘲諷和不屑,“強扭的瓜不甜,錢經理不用勉強。”

“嗬嗬,怎麼會?不勉強,不勉強!”錢振軒一邊尷尬地打著哈哈,一邊手在葉晨汐背後推了一把,低聲道,“葉晨汐,你不想想你自己,也要想想你朋友,你們兩個一起來的,你轉不了正,也別想留下!”

葉晨汐心頭一凜,失去這份工作沒關係,但是周羽翔不能沒了這份工作,家裡讓畢業後回家鄉發展,不肯。和家裡吵了一架後,發誓再也不從家裡拿一分錢,一定要留在b市出人頭地,錦還鄉。

這次能跟一起進中正實習周羽翔別提多開心了,因為中正在行是出了名高薪的。

想到這,葉晨汐不由自主地上前一步,舉起手裡的酒杯,沖主位上的男人輕聲說道:“傅總,我敬你。

傅星洲眼眸不抬,不慌不忙地從煙盒裡了煙出來,旁邊的人忙幫他點上火。

他漫不經心地著煙,看都不看葉晨汐一眼。

傅星洲不應話,葉晨汐舉著酒杯的雙手就這麼停在半空中,收也不是,不收也不是。

像個雕塑一樣站著一不,沒人給遞個臺階,更沒人出聲為解圍,大家都像看笑話似的等著看怎麼應對。

葉晨汐的臉頃刻間就漲得通紅,在一屋子人戲謔的目注視下,覺得自己就像被剝了服般抬不起頭來。

輕抿雙,手微微發抖,眼眸低垂著,被煙熏到的眼睛裡淚盈盈。

“很委屈?”傅星洲嗤笑出聲,意有所指地說,“看來葉小姐抗能力還有待提升啊,出來社會大家可不像學校裡的同學老師那樣,會一直慣著你,你得好好適應才行。”

他這是在借機發泄這段時間的不滿。

葉晨汐明白傅星洲心中所想,努力按捺下心裡翻湧的憤怒,微笑道:“謝謝傅總的提點,我先乾為敬,您隨意。”

說完,把酒杯舉到邊一飲而盡。

傅星洲眸冷淡,沒有說話。

旁邊一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突然說道,“喲,難得見到傅總這麼好心點撥新人,葉小姐今天走運了!一杯酒哪裡夠表達謝意的,怎麼也得來三杯才行!”

“對對對,這一小杯子酒算得了什麼,換大杯子來!”

有好事的趕另外拿了杯子上來,還熱心地替葉晨汐斟滿。

葉晨汐一看簡直傻眼,這一杯子起碼得有三兩白酒,再喝這麼兩杯下去,加上剛才喝的那些就得快一斤了,雖然會喝酒,卻還從來沒有一次喝過這麼多的白酒。

葉晨汐麵難,求助地看了錢振軒一眼,後者卻好像沒有看到眼底的害怕似的,笑地看著,“小葉,既然傅總這麼看得起你,你就喝了吧。”

葉晨汐眸環顧四周,傅星洲沉默地坐著煙,其餘人都一臉看戲的表。

“葉小姐,謝字可不僅僅是靠上說說而已,得有實際行才行。”

“葉小姐遲遲不喝,難道是看不起我們傅總嗎?”

起鬨聲不時響起,對麵的男人卻始終不發一言,沒有一點想要出口相助的意思。

葉晨汐心頭沉了下來,幾次都想要摔門而出,撂手不乾。

但一想到死黨每次說起這份工作時臉上的喜悅,又不得不忍氣吞聲地留下來。

手指攥拳頭,鬆開,再攥,再鬆開。

喝就喝吧!總歸喝不死人!

葉晨汐深吸一口氣,拿起酒杯。

“謝謝傅總!”說完,一口氣喝乾杯裡的酒。

接著,又拿起另外一杯,這次再不多話,直接對著傅星洲舉了下杯,又是一口氣喝完。

“好!”

“葉小姐果然是爽快人!”

“葉小姐好酒量!”

眾人紛紛喝彩。

葉晨汐沒有說話,也說不出話來。

隻覺得太突突地跳著,耳朵裡麵“嗡嗡”地響著,管跟要了似的,嚨裡也火燒火燎的。

稍微一低頭馬上覺得天旋地轉,站都站不穩,忙一把抓住椅子扶手坐下來。

錢振軒還在拚命討好傅星洲,一個四十來歲的人是對著一個二十幾歲的人阿諛奉承,說盡好話。

雖說這個社會向來強者為尊,但是剛剛走出校門的葉晨汐還是無法習慣這種場合。

從小在姥爺的羽翼下長大,不用看任何人的臉,然而這一年來卻寄人籬下,盡白眼,又有什麼資格去置喙旁人的做法呢?

年人,各自有各自的無奈,就像雖然不恥這種場麵,現在卻不得不坐在這裡應酬。渾上下就自然散發著一與生俱來的強大的霸道氣息,讓人又害怕又迷。隻是這個人不包括葉晨汐,就算原先對他有任何一點點的遐想,也早就在這一年來被他的冷漠無給沖散得一乾二凈了。傅星洲玩味地看著葉晨汐,角勾起一嘲諷和不屑,“強扭的瓜不甜,錢經理不用勉強。”“嗬嗬,怎麼會?不勉強,不勉強!”錢振軒一邊尷尬地打著哈哈,一邊手在葉晨汐背後推了一把,低聲道,“葉晨汐,你不想想你自己,也要想想你朋友,你們兩個一起來的,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