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�2�0�2�0�2һ �fҪ�ҵ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Ҳ�ظ��dȤ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@��������Ψһ���ص����ˣ����ҏ�����ƽ���Y�������f�^�����鏈�������Д࣬������һ��������ˡ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һ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A�ć������T���Пo�˿���ƥ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֮�����ҊһҊ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IĿ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o���ˡ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...巨大的轟鳴聲中,飛機拔地而起。

漸漸地,地上的事物開始越變越小,雲霧翻騰之下,張帆能清楚的看到,蜀州十萬大山中,那一撮不起眼的小黑點。

青雲峰。

二十年了,他還是頭一次離開道觀。

“徒兒,如今你也學的差不多了,下山之後你有三件事要辦,辦成之前不許來找我。”

“記住,欲成大道,必納海川。這世界還很大,你要走的路還長。”

這是離開道觀之前,老頭子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。

從小到大,他一直都跟著老頭子。

冥想,學道,誦經,打坐。

自己的身世至今老頭子都不肯透露半句,隻說自己時候到了,必須要下山。

“老東西,你可一定要挺住啊,別等我沒迴來,你就歸西了!”

看著舷窗外越來越小的蜀州,張帆輕歎了口氣。

“喂,別看了。我問你,你是不是影視學院的?”

張帆座位旁邊是一個妹子,模樣精緻可愛,但從氣質上就透出幾分俏皮。

“你在跟我說話嗎?”

張帆指了指自己。

“不然呢,我旁邊就你一個人,我看你穿著道服,猜你應該是影視學院的人。我也是學表演的,我叫宋依依。”

張帆從小便在道觀長大,除了道服便沒有俗衣,尤其是一頭黑色的長發,此時用一根隨意木棍束著,確實像拍電影似的。

“學表演的?那不就戲子嘛,這種下三濫的你也好意思拿來說。小爺我可是正兒八經的青峰山道士,學的是正宗玄門術法,你也好意思跟我比?”

“你纔是戲子!你全家都是戲子!”

宋依依鼻子差點沒氣歪了:“道士?我看你是騙子吧?這都什麽年代了,還搞封建迷信,信不信我叫警察叔叔把你抓起來!”

張帆也來脾氣了,這妹子看著嬌弱溫柔的,怎麽還罵人呢?

“我真的是道士,而且姑娘你眉心泛紅,雙陽側移,我沒看錯的話,你命絕桃花。”

“什麽意思?”

“就是你會一直單身,交不到男朋友。”

“你!”

宋依依氣的牙癢癢,不過心中卻無比震驚。

自己確實沒談過戀愛,這家夥是怎麽看出來的?

隨後,她眼睛一轉笑道:“呦,看不出來啊,原來是個算命的啊,我可告訴你,本姑娘從來不相信......”

“你三歲喪父,父親亡於重疾。九歲重病,命懸一線,那年之後你們家境開始富裕起來.......”

宋依依臉上的笑容凝固起來,看著不緊不慢娓娓道來的張帆,胸中卻掀起了驚濤巨浪。

因為,張帆全都說中了!

“你怎麽知道!”

張帆淡笑一聲,挑眉道:“我不僅知道這些,我還知道你剛才騙了我,你根本不是學表演的,你是學醫的,你是中江醫學院的學生,今年大四。”

宋依依滿眼不可思議,這到底怎麽看出來的?

難道真是神運算元?

張帆將對方神色盡收眼底,不由得嘿嘿一笑。

顯然,這傻姑娘還沒想起,自己胸口上別著校徽......

直到此時,宋依依纔算徹底慌了,如果這家夥真是神算的話。

那自己豈不是要單身一輩子。

我不要!

“那......那我該怎麽辦?我可不想單身,我還想找長腿小哥哥談一場轟轟烈烈地戀愛呢。”

“不急!隻要你肯求我,山人自有妙計。”張帆伸出手指頭撚了撚,世外高人作態盡顯。

沒辦法,高人也是要吃飯的嘛。

宋依依翻了個白眼,掏出五張紅票子:“現在可以說了吧。”

“等著。”

收了錢,張帆態度立馬好了起來,連忙從自己的背著的帆布包裏摸出一個小紅布。

“這是我自製的桃花符,今後保管你桃花盡開,姻緣美好!這桃花符世上僅此一份,你可千萬要保管好!”

張帆言之鑿鑿,不容有假。

一個破紅布包?

宋依依有些狐疑,這玩意有用嗎?

這時,飛機遇到強氣流,一陣顛簸。

帆布包掉落在地,傾倒出一地的紅布包......

數量之多,令人咂舌!

好家夥,一包的這玩意......

張帆笑容一滯,趕緊將其拾進包裏,抬頭正好看見了冷笑不已的宋依依。

“那個......嗬嗬,你聽我解釋。”

宋依依雙手環胸,笑中含怒盯著張帆。

“怎麽說?你想怎麽解釋?”

“桃花盡開?僅此一份?”

“編,我聽你接著編!”

張帆感覺無比冤枉,強掩尷尬道:“那個......那個確實數量不少,不過你放心,質量肯定是杠杠的,你要相信我。”

“鬼纔信你的胡話,你就是個騙子,把五百塊錢還我!”宋依依伸手,怒氣衝衝。

“不行!買定離手,概不退換!”

張帆捂住包,直接將紅布包扔給了宋依依。

“你!”

宋依依哪裏見過這種無賴,氣的銀牙緊咬。

然而就在紅布包道宋依依手上的那一刻,張帆忽然心絃一動,接著他便難以置信地看著宋依依。

不是吧,這麽巧?

宋依依還想著把自己被坑的錢要迴來,但就在這時,飛機上一個穿著華貴的婦人忽然高喊。

“來人啊!快救命啊!”

“馬上通知機組,讓他們趕緊返航,我老公快不行了!”

一瞬間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去。

婦人身旁的中年男人麵容發白躺在座位上,看上去情況非常不妙!

機組人員頓時慌了,就準備向塔台申請調頭返航,畢竟人命關天。

“我去看看!”

宋依依畢竟學醫的,醫者仁心,立馬想過去幫忙。然而她剛起身,就被張帆拉住了。

“別去了,那人你治不好的,去了也沒用。”

張帆說的是實話,但宋依依卻俏臉怒容,一把掙開道:“騙子!你騙錢也就算了,人家現在性命垂危,你還說風涼話!”

就在兩人爭執的時候,忽然有人驚呼道:“那不是神醫魏老先生嗎!他也在我們飛機上,太好了,人有救了!”

此言一出,舉座皆驚。

神醫魏岩鬆的大名,在場不少人都聽說過!

婦人也是大喜過望,哀求道:“魏老先生一定要治好我老公,多少錢我都願意給你!”

“先別急,容我看看!”

魏岩鬆上前檢視,但是片刻之後,一對白眉卻緊皺在了一起,老臉神情也無比凝重。

這讓眾人的心也懸了起來。

“嗬嗬,老頭!這麽點小毛病都墨跡半天,我看你還是再迴家練練吧!”

此話說的輕佻,但狂妄無比。

眾人震驚,都把目光轉向了張帆。付的,咱們三個就這麽胡拉拉的進去,一下子就暴露在那個厲鬼的麵前,誰知道他有什麽看家功夫,迴頭再給咱們弄一個全軍覆沒。張帆這樣的安排其實是照顧黑白兩兄弟的。讓白兄弟進入那個洞之後把那個厲鬼給引出來,危險先交給黑兄弟,黑兄弟也不用和那個厲鬼死纏爛打的,隻要是把他引到張帆這邊就行了,這樣說來最危險的還是張帆。黑白兩兄弟忍不住點了點頭,還對張帆豎起了大拇哥,誇張帆是一個有勇有謀的好道士。這些拍馬屁的話省省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