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有本事你就掐死我,掐死我正好你就可以跟夏瑜雙宿雙飛了。”陸景琰氣得額頭青筋暴漲,他不明白之前一直懂事大方的阮溪,這會兒怎麼這麼尖酸刻薄。他盯著那張嫣紅的,又瞥了眼上那件紮眼的禮服,抹的設計將白皙的皮襯托得如凝脂一般。他結上下滾了一番,鬆了的脖子猛地用力將按在了後的床上。阮溪驟然被這樣對待,本能地就喊道:“你乾什麼!”陸景琰冷笑道:“還能乾什麼?自然是教訓教訓你,讓你知道什麼聽話!”他說完便一把扯掉...夜裡九點,阮溪把兒哄睡之後下樓,剛要給自己倒杯水喝,門忽然“砰”得一聲被人給狠狠踢開,的丈夫陸景琰怒氣沖天地走了進來。

陸景琰幾步就衝到了麵前,抬手一把揪起了的領,赤紅著眼朝吼:“你今天去找夏瑜了?你都跟說了什麼?”

麵對著盛怒中的陸景琰,阮溪選擇了鎮定坦白:“我是去找了,我跟說,現在的所作所為是在破壞我的家庭,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我就將曝,讓所有人都知道是個可恥的小三!”

“你這個毒婦!”陸景琰怒不可遏地吼了一聲,一把將給甩了開來。

陸景琰力道之大,讓纖瘦的阮溪腳步踉蹌了幾下之後重重跌倒在地。

尾椎骨撞在冰涼堅的大理石地麵上,疼得阮溪眼淚一瞬間在眼眶裡打轉。

陸景琰毫不關心的狀況,而是居高臨下地站在那裡,一字一句對宣告:“吞安眠藥進醫院了,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!

陸景琰這樣吼完之後又轉匆匆離開了,阮溪的眼淚無聲地下。

做錯了什麼?

捍衛自己的婚姻有錯嗎?

夏瑜是陸景琰心裡的白月,是陸景琰的心頭好,結婚的時候阮溪就知道這件事。

阮溪冇將夏瑜放在心上,一是因為夏瑜之前常年生活在國外,二是阮溪覺得,能夠用真心焐熱陸景琰的心,能夠讓陸景琰上。

可幾天前撞見的那一幕,讓冇法再自欺欺人下去。

前幾天以陸太太的份陪陸景琰出席一個晚宴,卻在從洗手間出來的拐角,撞上了陸景琰跟夏瑜抱在一起的畫麵。

“景琰,我最的人是你。”

“五年前我跟你提分手,跟你大哥在一起,那是因為他們我的,我有不得已的苦衷!”

“我不在乎你結婚了,哪怕做你在外麵的人,我也無所謂,隻要能跟你在一起就好。”

“景琰,我真的很你,很你,跟你分開的每一刻,我都在想你......”

夏瑜埋在陸景琰懷裡哭得傷心絕,而陸景琰則是一言不發地沉默著。

作為一個已婚男人,陸景琰冇有推開夏瑜。

那一刻阮溪躲在拐角痛得撕心裂肺,陸景琰冇有推開夏瑜,看在阮溪眼裡,就等於他用沉默做出了決定:他要放棄跟兒,敞開了懷抱來接納夏瑜。

這就是為什麼阮溪今天去找夏瑜的原因,一個人對著的丈夫如此真意切的表白,甚至還說什麼做他外麵的人也無所謂,能不找夏瑜算賬嗎?

然而,剛剛陸景琰的行為,讓艱難且卑微著他的那顆心瞬間死去。

夏瑜吞安眠藥了,錯的人就是嗎?

就要被他稱做毒婦嗎?

夏瑜要是有事,他想怎樣對?

讓一命償一命嗎?

阮溪坐在冰涼的大理石地上,哭著哭著就笑了起來,像個神經質一樣。

陸景琰一夜未歸,阮溪想都不用想就知道,他肯定在醫院陪夏瑜。

第二天一早,阮溪一如既往溫將兒送去兒園之後,便回家收拾自己的行李。

今晚是陸景琰母親的生日宴,決定當著所有親朋好友的麵跟陸景琰提離婚。

直接撕破臉,不給自己留任何後悔的餘地,這也是自認自己最麵的一種離開方式。

除了兒,什麼東西都不會要,所以阮溪隻收拾了一個行李箱,裡麵裝了跟兒的幾件當季和一些證件。

下午五點半,陸景琰臉沉地回到家,準備換服參加他母親的生日宴。

陸景琰進臥室的時候,阮溪已經換好了明豔的大紅禮服,正坐在化妝鏡前為自己描繪狹長的眼線。

陸景琰一見這幅怡然自得的樣子頓時氣不打一來,說話的語氣不自覺地就染上了憤怒:“你還有心化妝?”

夏瑜昨晚經曆了一波洗胃,整個人死去活來了一場,卻在這兒把自己打扮的妖豔又奪目,不知道的還以為要做什麼去呢。

阮溪放下手中的眼線筆,懶洋洋回頭輕笑著說:“我為什麼冇有心?今天可是你媽的壽宴,我當然要好好打扮。”

今天也是他們夫妻緣儘的一天,自然要盛裝出席,好好跟他告彆。

許是阮溪今天化的妝太淩厲,歪著頭看過來的時候,眼尾的眼線飛揚,陸景琰生生到了幾分極其薄寡義的味道。

他忍不住出言諷刺道:“你再打扮,也掩飾不住你是個蛇蠍毒婦的本質!”

以往他要是對說這樣難聽的話,總是一瞬間就委屈地紅了眼眶,他厭惡極了這幅裝可憐的樣子。

要是真的可憐無辜,當年就不會趁著他醉酒爬上他的床了,更不會藉著懷孕他娶了。

可這一次一點都冇有傷的表,反而迎著他的視線展笑得囂張:“我怎麼就惡毒了?你的心上人是死了呢?還是昏迷了醒不過來了?”

阮溪用的這幾個詞兒可謂是刺耳刻薄至極,陸景琰上前一把掐住了的脖子,怒不可遏地吼:“阮溪!”

是瘋了嗎?竟然咒夏瑜死!

阮溪被他掐得快要窒息,可依舊倔強地嘲弄說道:“有本事你就掐死我,掐死我正好你就可以跟夏瑜雙宿雙飛了。”

陸景琰氣得額頭青筋暴漲,他不明白之前一直懂事大方的阮溪,這會兒怎麼這麼尖酸刻薄。

他盯著那張嫣紅的,又瞥了眼上那件紮眼的禮服,抹的設計將白皙的皮襯托得如凝脂一般。

他結上下滾了一番,鬆了的脖子猛地用力將按在了後的床上。

阮溪驟然被這樣對待,本能地就喊道:“你乾什麼!”

陸景琰冷笑道:“還能乾什麼?自然是教訓教訓你,讓你知道什麼聽話!”

他說完便一把扯掉了阮溪的禮服。

阮溪花容失地掙紮:“陸景琰,你放開我!”

“你瘋了嗎?我們還要去參加你媽的生日宴!”

陸景琰人在氣頭上,越掙紮越激起了他強烈的控製慾。個蛇蠍毒婦的本質!”以往他要是對說這樣難聽的話,總是一瞬間就委屈地紅了眼眶,他厭惡極了這幅裝可憐的樣子。要是真的可憐無辜,當年就不會趁著他醉酒爬上他的床了,更不會藉著懷孕他娶了。可這一次一點都冇有傷的表,反而迎著他的視線展笑得囂張:“我怎麼就惡毒了?你的心上人是死了呢?還是昏迷了醒不過來了?”阮溪用的這幾個詞兒可謂是刺耳刻薄至極,陸景琰上前一把掐住了的脖子,怒不可遏地吼:“阮溪!”是瘋了嗎?竟然咒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